标签:标签4

跑友呼吁:山地越野赛事存重大风险 应单独审批

No Comments

跑友呼吁:山地越野赛事存重大风险 应单独审批
作者:郭剑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21名参赛选手遇难,一位自述“不敢参加”这一赛事的山地越野赛跑友哽咽着向记者讲述了他对山地越野赛事的理解,他表示“山地越野这样存在重大风险的赛事早就应该单独审批”。2020年8月9日,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视觉中国供图  2014年国务院取消国家体育总局部分体育赛事审批权,2020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更新《体育赛事活动管理办法》,表明除国际体育赛事及特殊赛事之外,体育总局一律不再对体育赛事活动进行审批——中国田径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每年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赛事数量接近2000场,经过中国田径协会认证的赛事接近500场(新冠疫情之前),山地越野跑等极限赛事亦被纳入马拉松赛事序列当中。  但山地越野赛事绝不同于常见的城市马拉松赛事——山地越野赛事属于“小众赛事”,赛事的运营、服务至今尚未像民众熟悉的普通马拉松赛事一样具有“国际标准”,这让大多数山地越野赛事充满未知风险。  “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今年是第4届,前3年都没事儿,但是比赛的路线非常危险,这还是一个中国田径协会的铜标赛事。我前几年跑过一些百公里的山地越野赛,基本上都退赛了,因为安全得不到保障,有朋友也劝我不要去跑黄河石林这个比赛,说这个比赛路线特别险。”这位跑友说:“通常来讲,这样的比赛需要跑20个小时左右,早上出发跑到深夜,只有接近职业的选手才能跑山地越野赛,他们跑也是‘玩儿命’,普通人根本跑不了。”  和总长42公里且有严格国际标准(比如海拔落差,比如每2.5公里设立补给站)的平地马拉松赛事相比,长达百公里的山地越野赛事的本质是“冒险”——山地越野赛事不占用城市公共资源,多在天然山地景区进行,比赛路线超过一半距离为罕见人迹的野山小路,遇险时几乎无法得到任何救援。  “跑进山里非常陡的小路突然窜出一条蛇来,谁不害怕?我真碰到过这样的情况,很害怕。我在北京郊区跑过一个山地越野赛,100多人参赛,只有5个人完赛,中间有段野长城,两边都是悬崖,我在那儿跑了9个小时才跑了30公里,不能不退赛了,太危险了,天已经黑了,无论如何不敢再往山里跑了。我们早就向相关部门反映过,赛道一定要经过勘探的,赛道一定要评级,参赛者要有门槛限制,天气预报一定要有最危险状况预警,但凡有一点危险,就要警告,因为山上最危险的那段赛道一定是没法设立补给点和救援点的,出了事儿特别难救。”接受采访的跑友说:“我们熟悉的普通的城市马拉松比赛,救援措施已经非常完备了,但百公里山地越野这种比赛,进山了就相当于半条命不是自己的了,而且一般做这种赛事执行的都是小型公司团队,没有及时救援的能力。其实最近每年的这种山地越野赛事都有伤亡事故,只不过这种比赛影响力不大,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我作为马拉松爱好者再强烈呼吁一下,山地越野赛事一定要从马拉松比赛中单独分出来单独进行审批,要有专业的越野团队进行路线勘察、进行评级,对危险赛段,必须做好应急预案。”  责任编辑:曹竞

普利司通公开赛稻见萌宁实现本季第六胜 鲁婉遥T9

No Comments

普利司通公开赛稻见萌宁实现本季第六胜 鲁婉遥T9
北京时间5月23日,星期天,日本姑娘稻见萌宁在爱知县中京高尔夫俱乐部石野球场(6486码,标准杆72杆)打出68杆,领先6杆赢得中京电视-普利司通公开赛。这是今年她第五次夺冠,以及本赛季第六次取胜。  稻见萌宁昨天打出了女子日巡最低杆61杆,今天抓到4只小鸟,没有柏忌,两轮成绩为129杆(61-68),低于标准杆15杆,领先大里桃子6杆。  大里桃子星期天也打出68杆,包括5只小鸟1个柏忌,两轮135杆(67-68),低于标准杆9杆。这是她4场比赛获得的4个前两名。上一周,大里桃子赢得保险窗口女子赛,另外3场比赛她都获得亚军。  由于大雨,第一轮比赛不能进行,中京电视-普利司通公开赛被迫缩短为36洞,奖金按照75%计算。  古江彩佳两轮136杆(69-67),低于标准杆8杆,单独位于第三位。  鲁婉遥两只小鸟一头老鹰,仅仅丢了一杆,两轮140杆(71-69),低于标准杆4杆,并列位于第九位。  石昱婷第一轮打出75杆,遭遇淘汰。第一轮之后设定的晋级线为平标准杆。  (小风)